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有限公司

Xi'an INSTITUTE OF GEOLOGICAL AND MINERAL EXPLORATION Co., Ltd

img

扫描访问网站

网站首页
img 当前位置:职工文苑 > > 家训无字,行胜于言

家训无字,行胜于言

发布时间:2023年4月24日 11:50

新闻来源:本站原创

作者:王珏

浏览量:1177

训,教诲、教导也。

家训在今天早已不是高悬于祠堂之上发黄的经卷,它是“万丈高楼始于基”的夯土,是“行事方知有寸”的戒尺,是父母的教导,更是家庭的滋养。

人生中的第一位老师

小时候听奶奶讲,兄弟六个我爸爸总是最刻苦的那一个,小小的门厅里每晚都是他练毛笔字的身影,常常是别人都睡下了好久,他还在那里写着,没有墨就用水,没有纸就写在地上,日复一日年复一年,从酷暑到深冬,别人都不解他写给谁看,毕竟那个年代最有话语权的还是两把子力气,可只有他自己知道,只有考上大学走出去,才有不一样的未来,于是“坚持”成了我懵懂童年中的第一堂课。    

后来历经许多考上大学,爸爸毕业分配成了一名历史老师,只听人说他上课从不拿教案,两手空空只身前往,上下几千年张口就来,全凭一张嘴打天下,打出了口碑和成绩,“可这样多累啊,都要背下来,别人怎么不这样呢?照着教案教学生的成绩也能上去呀。”面对我的疑惑,他只是说:“别人有别人的想法,我有自己的要求。”于是,热爱你所做的,衷于你所热爱的,便成了我人生中的第二堂课。

再后来我也长大步入社会,难免棱角分明年少气盛,可每当我抱怨之时,“与人相处莫怕吃亏,吃亏是福。”便成了爸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,起初总会气冲冲的顶回去一句“我才不要当笨蛋。”慢慢才明白,这简单的几个字里,却写满了他的宽厚与祝福。

 

妈妈的八百块钱

在我上小学的时候,家里并不十分富裕,分厘都要花在实处,于是跟着妈妈去银行取钱就成了我最快乐的事。可有一回不一样,等我跟妈妈回到家屁颠屁颠在床上数钱的时候,只见她面色凝重:“银行的人好像多给我数了八百块钱,怎么办呀?”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在小小的我看来,八百块钱可是一笔巨款,足以买下我自己,那我又怎么能做出这个“重大”的决定呢?正当我头脑风暴不知所措的时候,妈妈已经开始带着我向外走了:“不是咱们的不能要,如果我们拿了这个钱,那个柜员就要受惩罚的。”事情过去了太久,我已经不记得那个柜员的神情,也不记得妈妈跟她又说了些什么,只隐约记得缩在妈妈怀里时,看到她的眼睛坚定又明亮。在那个监控还不是很普及的年代,善良好像是一盏最大的明灯。

再后来,桩桩件件都是稀松平常,只是更深刻了“善良”在我心中的分量。

“孔子庭训”到“颜氏家训”,家训自有人类社会起就潜移默化的存在着,世家大族著书作述,普通小户言辞教导,种种皆为家训。时光变迁,经年累转,金财有形而传承无质,家训不曾消逝反而愈发重要。为人父母者以言为训,以身正则;为人子女者听之、思之、学之,训不是手段,传承才是家训的最终意义。

父亲教我在世莫怕吃亏,母亲明我立身与人为善,身长二十余载,家训无字,却早已行胜于言。